南开区新闻网头条新闻
所在位置:主页 > 社会新闻 >

柳永的一首传世佳作,写尽西湖美景和杭州繁华,让人心

发布日期:2020-06-02 02:5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《望海潮?东南形胜》是宋代词人柳永创作的一首词。此词主要描写杭州的富庶与美丽。上片描写杭州的自然风光和都市的繁华,下片写西湖,展现杭州人民和平宁静的生活景象。全词以大开大阖、波澜起伏的笔法,浓墨重彩地铺叙展现了杭州的繁荣、壮丽景象。是柳永的一首传世佳作。

望海潮?东南形胜

东南形胜,三吴都会,钱塘自古繁华。烟柳画桥,风帘翠幕,参差十万人家。云树绕堤沙,怒涛卷霜雪,天堑无涯。市列珠玑,户盈罗绮,竞豪奢。

重湖叠?清嘉,有三秋桂子,十里荷花。羌管弄晴,菱歌泛夜,嬉嬉钓叟莲娃。千骑拥高牙,乘醉听箫鼓,吟赏烟霞。异日图将好景,归去凤池夸。

相传这首词是作者献给当时任两浙转运使孙何的。词人以赞颂的笔致,铺张的手法,出色地描绘了西湖的秀美景色和杭州的繁华景象。

上片写自然的美景和城市的繁荣。“东南形胜,三吴都会,钱塘自古繁华。”词从优越的地势开笔,气势博大,给人以开阔之感。这三句从地势重要、交通发达、都市巨大、经济繁荣、历史悠久、人文荟萃等方面对杭州进行总的评价。寥寥几笔,囊括了东南数百里,上下近千年。

“烟柳画桥,风帘翠幕,参差十万人家。”一句写西湖的风景,二句写有钱人家的陈设,三句写人口的众多,三者构成了一幅物阜民丰的画面。

“云树绕堤沙,怒涛卷霜雪,天堑无涯。”视线从城内转到钱塘江边,来写“形胜”。只见钱塘江堤上,行行树木,远远望去,郁郁苍苍,犹如云雾一般。

一个“绕”字,写出长堤迤逦曲折的态势。“怒涛”二句,写钱塘江水的澎湃与浩荡。“天堑”,原为天然的深沟,这里移来形容钱塘江。

“市列珠玑,户盈罗绮,竞豪奢。”这三句,抓住“珠玑”和“罗绮”两个细节,便把市场的繁荣、市民的殷富反映出来。珠玑、罗绮,又皆妇女服用之物,并暗示杭城声色之盛。

“竞豪奢”,又总括杭州的种种繁华景象,一个“竞”字,写出了杭州富民比豪华、斗阔气的情景,在诗人的笔下,杭州真是民殷财富,繁华得不得了。

下片写西湖秀美的景色和对孙何的称颂。“重湖叠?清嘉,有三秋桂子,十里荷花。”“重湖”,是指西湖中的白堤将湖面分割成的里湖和外湖。“叠?”,是指灵隐山、南屏山、慧日峰等重重叠叠的山岭。湖山之美,词人先用“清嘉”二字概括,接下去写山上的桂子、湖中的荷花。

这两种花也是代表杭州的典型景物。柳永这里以工整的一联,描写了不同季节的两种花。“三秋桂子,十里荷花”这两句确实写得高度凝炼,它把西湖以至整个杭州最美的特征概括出来,具有撼动人心的艺术力量。

“羌管弄晴,菱歌泛夜,嬉嬉钓叟莲娃。”音乐荡漾晴天,歌声响彻夜空,钓鱼的老翁,采莲的姑娘兴高采烈,笑逐颜开。这三句虽写出了当时西湖百姓充满欢乐气氛的生活情况,但行文中含有粉饰太平的成分。

下面笔锋一转,着重称颂孙何:“千骑拥高牙,乘醉听箫鼓,吟赏烟霞。”大批的马队簇拥着备有高大牙旗的官员孙何,他乘着醉意来听湖上的音乐,一面欣赏湖光山色,一面吟诗赞叹自然风光。这三句写孙何游湖时显赫的身份、浩大的场面和儒雅的风度。

“异日图将好景,归去凤池夸。”至此,才彰显了写作目的是拜谒孙何。“异日”“归去凤池”是对孙何宦途前景的美好祝愿,而这“好景”足以向朝廷中人“夸”,又使这祝愿归结到了对壮美秀丽的杭州的赞美上。

全词采用了不少对偶句式,对于驾驭庞杂题材,使用铺陈手法,描绘自然景物和突出作品主题起了很大的作用。词人这种富有表现力的艺术技巧,出俗创新,确乎可贵。